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女人当官就要光

女人当官就要光

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 编辑 

  张梅,二十八岁,江城市委宣传部科长。 

  长着一张标准的美人脸,曲线玲珑的肉体配上娇柔白嫩的肌肤,一头又长又黑的秀发总是保持在恰当的长度,平添几分风韵,胸前高耸的双乳总把身上的衣衫撑得高高隆起,分外醒目,特别是婚后,经过男人的滋润,更显出一股妩媚动人的成熟少妇风韵…… 

  张梅的老公李文哲三十二岁,江城市委办公室副主任。 

  平日里跟着市委书记高强忙里忙外。 

  最近,市委又要调整科级干部班子,这对一大批准备升迁的人来说…… 

  这天晚上,夫妻俩吃过晚饭,正在家里看电视。 

  张梅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,乌黑的秀发整齐地披在身后,直达腰部,平添几分风韵,胸前高耸的双乳把睡衣撑得高高隆起。 

  李文哲坐在张梅边上,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她胸前堆着,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,心里一荡,伸手抱住了张梅,底下的阳具开始发涨。 

  李文哲把张梅压倒在沙发上一边狂亲着一边解她的睡衣。 

  “你干什么,冒失鬼。” 

  张梅嘴里嗔骂着,脸上却带着娇艳的笑容,任其宽衣解带。 

  李文哲一下子就把她全身脱得精光。 

  只见那张俏丽无比的脸庞,白洁如玉的胸脯,高挺丰满的双乳、平滑如镜的小腹、圆润性感的胯部、黑亮丛生的阴毛、修长丰腴的双腿,无比不是女人的极致,处处涣发出诱人的光芒。 

  “老婆,你好美啊。” 

  李文哲飞快地脱了裤子,挺着早已硬翘无比的阳具扑了上来。 

  张梅身体靠坐在沙发上,双腿高高翘起分开,李文哲的下身一贴近她的下部,张梅的双腿便圈了过去,紧紧夹住了他的腰。 

  李文哲的阳具熟练地找到了那片芳草地,顺着湿湿的沟道,直插那销魂洞口。 

  里面已是淫水泛滥,粗大的阳具一插进去,立即被软软的暖暖的阴道壁紧紧包住,随着阳具的抽送时收时放,张合有致,紧缠不已。 

  张梅双手吊在李文哲的脖子上,刚才还紧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已放开,搭在前方的茶几上,大腿根处张得开开的,阴户紧紧套住大肉棒不断地扭动,低头看去,那根红通通的阳具在阴毛间进进出出,煞是好看。 

  李文哲卖力地挺动着屁股,把阳具直顾往里送,拍打着张梅的屁股阵阵作响,淫水随着抽插不停地涌了出来,直往沙发上掉。 

  张梅在他的强力冲击下,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。 

  两人急弄了十余分钟,终于高潮爆发,齐齐泄了,软趴在沙发上直喘气。 

  “阿哲啊,听说要调整科级干部了。” 

  张梅紧紧搂着李文哲的身子,一双嫩手在他背上抚来摸去。 

  “是啊,你也知道了。” 

  李文哲把头埋在她两个高耸的乳房间,清幽的乳香混着一丝汗味在鼻子边飘来飘去,醉人心田,禁不住伸出舌头在暗红的乳蒂上轻吻起来。 

  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 

  张梅笑着把乳头从他口里拉出来说:“别象小孩子只懂吃奶子。” 

  “没什么打算。看人家高书记怎么安排罢。” 

  李文哲觉着自已跟着高强干了那么久,这是他最后一次大调整干部了,按理会给自已安排一个满意的单位。 

  “你不去跑怎么会有安排,我看你这两天要到高书记家去一下,送点礼,人家都在动呢。”张梅说。 

  “叫我去送礼?我做不来,人家是人家?” 

  李文哲坐了起来说:“你叫我回家就为这事?” 

  “不为这事为什么,你这人什么都聪明,就送礼拍马屁一窃不通,照这样你一生也升不上去。” 

  张梅气鼓鼓地站起来,光着身子走进了卧室倒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一掀,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。 

  “你别生气嘛,别生气,我真是做不来,要我去送礼我宁可不做什么官。” 

  李文哲走过去凑在张梅的身边安慰着她。 

  “你不当官可以,可你想过我没有,想过儿子没有,你官当得大,我这个做妻子的在外面才有地位,以后儿子在学校老师都要重看他一眼,还有你的父母亲呢,你的兄弟姐妹呢?” 

  张梅掀开被子坐了起来,对着他连连叫唤。 

  “是,是,你说的我都懂,谁不想当官,但我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官,不是买来的送来的,这样我才当得有滋味,有价值。再说上次我没送礼人家高书记不是也提了我嘛,这次他不会亏待我的。” 

  李文哲把张梅抱在怀里,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。 

  “你!你……” 

  张梅望着李文哲刚毅的脸容,一泓泪水不禁夺眶而出,心里隐隐作痛。 

  “他不会知道的,他不会知道他这副主任是怎么来的,天啦,我该怎么办?” 

  “你怎么啦,怎么啦,这点事都哭。” 

  李文哲不禁慌了,忙着拿纸巾给她擦泪。 

  张梅一动不动任他忙着,心里却想着三年前的一幕。 

  三年前,李文哲突然被提名为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人选进行考核,让市委办那几个争得很厉害的科长们大吃一惊,李文哲也觉有点意外,张梅更是很兴奋。 

  她不顾父母反对,跟了李文哲,父母一直都不太爱理她们夫妻俩,但一听说李文哲要提干,父母亲破天荒来到她那简陋的宿舍看望她们夫妻俩。 

  一些平时没跟她联系的同学朋友也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,祝贺的话说了一箩筐,真是让她心花怒放。 

  那天一上班,突然市委书记高强打来电话,叫她去他办公室一下。 

  她有点奇怪,高书记从没叫过她,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,叫她去干嘛呢? 

 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她走进了高强的书记办公室。 

  “是小张啊,进来坐,你坐。” 

  高强一见她进来就从宽大的老板椅上站了起来,热情地招呼着,双手有意无意地把门关上了。 

  张梅仓促地坐在了真皮沙发上,她一落座,高强就紧挨着她坐了下来,她一慌,赶紧挪开。 

  高强笑道:“小张,你当我是老虎啊?” 

  “没有,没有。” 

  张梅脸上红晕顿上,俏丽的脸庞更显得可爱。 

  “李文哲有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妻子真是幸福啊。” 

  高强笑了笑说:“小张啊,你说这次提拔李文哲,谁的功劳最大啊?” 

  “当然是高书记了。” 

  张梅看到高强的身体又移了过来,心里一紧张,却不敢再移身子了。 

  他的大腿有意无意地靠着了她的大腿上。 

  那天她穿着西装短裙,坐在沙发上裙子往上缩,大半个白嫩丰腴的大腿露了出来。 

  “你真聪明,这次干部调整,真是竟争太大啊,说情的递条子的数都数不过来,有关系的都安排不过来,可你家李文哲讲都不跟我讲一下,我真是想提他都没办法,后来还是想,我何必跟他书生生气呢,再说看在你的面子上也要提他一下啊。” 

  高强说着就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。 

  “是,是,他什么都不懂,书记您多担待。” 

  张梅心跳快得要命,他那双毛绒绒的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,一种难受害怕的感觉迅速在张梅全身扩散。 

  张梅把脚移了移,但他的手却不放开,反而得寸进尺地往上摸。 

  “书记,你别这样。” 

  张梅伸手用力把他的手推开了。 

  “小张,我好喜欢你,我提拔了李文哲,你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。” 

  高强说着一把抱住了张梅性感的身体。 

  “别这样,书记。” 

  张梅拼尽全力挣脱了高强的拥抱,站了起来。 

上一篇:【老奶奶】作者不详下一篇:【母——邪淫仪式】作者不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