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全家大小都姦妹妹

全家大小都姦妹妹

 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,从我懂事开始,我就学会打手枪,还是在妈妈未洗的内裤上打手枪。我想我已经有点变态,每次我看到有关乱伦的新闻和故事时,我都会很兴奋。我家裡只有我和妈妈、姐姐和妹妹四个人,爸爸已经过身了十年,姐姐结婚搬去夫家住。我对所有女人都有兴趣,在街上碰见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,或著穿紧身裤袜,整个小穴都挤现出来,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。 
   
  尤其是我家裡的女人,其实她们的奶子和小穴我都有摸过。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间房,从小看著她发育成长,然后奶子和屁股都圆大起来,她平时睡觉时只穿睡裙,身裁都不能掩饰,从她身后能够看到整条内裤的轮廓。或许我是她哥哥,她在我面前都没有顾忌,经常随意张开大腿,露出内裤,露出奶子,甚至还在我面前换过衣服,其实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。 

有时看到她竟然还奶罩也没戴,我就会色色地盯著她,和她一起玩耍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地摸她的身体,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小穴上去。我开始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,妹妹的身裁很好,她的皮肤很细腻,奶子虽然不大,但雪白嫩滑,小穴上还只有稀稀鬆鬆的短汗毛。我曾经舐过她的内裤,只有一些尿味,和妈妈的内裤味道不同。 妈妈那条内裤除了尿味外,还有滑腻腻的白带,舔舐时味道有点咸有时还很新鲜暖和。   
   
  偷窥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奶子和小穴,但偷看妈妈洗澡时就不同了,每次都会看到她在自慰。妈妈今年三十多岁,身裁还保持得很好,虽然两个肉球有点下垂,但看起来还很有弹性,真想去捏弄一下她。她下体的阴毛很多、很浓密,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淫荡呢? 

妈妈自己搓弄一阵子,样子真得很淫荡,两眼眯了起来,牙齿轻咬著下唇,发出唔唔声,左手捏著奶头,右手伸下去挖小穴,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,然后手指就塞进小穴裡的洞洞,我看得很兴奋,鸡巴顿时全硬了,我就把肉棒乾脆拿出来打手枪,真想衝过去就干进妈妈的小穴裡。就是这样,自从我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之后,我便老是想著要去干女人的小穴,於是开始计划起来。 
   
  我把一些违禁黄色的录像带放在显眼的地方,等妈妈和妹妹会看到,其中一盒讲儿子姦淫妈妈的带子还不见了,很明显是给妈妈收起来在房裡慢慢看。我每晚还会放两颗安眠药在牛奶裡,然后才给妹妹喝,半夜我起来到妹妹床边,揭开被子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奶子,另一手就去摸她的小穴,但都是隔著睡裙弄她。 

我见她没有反应,就放胆把妹妹的睡裙掀起来,伸手去摸她的乳房,又用手指捏她的奶头,看著她两粒奶头都发硬,然后用口去吸吮。接著还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,把她两腿掰开,她整个小穴就暴露在我眼前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还是处女,所以那小穴只是一条直线,好像夹得很紧,阴阜上很少阴毛,而且胀胀的,我用手把小穴那隙缝张开,就看见鲜红色的嫩肉,再用手指逗弄那颗阴核。 

妹妹有了反应,小穴渐渐湿了。我把脸哄在她的小穴前,闻到轻微的尿味,又用两隻手指把她的阴唇打开,然后把舌头伸去舔那隙缝,有点咸味,我越舔她的小穴就越湿润。当我舔舐她的阴核时,她全身颤抖起来,好像很兴奋的样子。 

我知道她一定在梦见给人家姦淫著。我这时忍不住把鸡巴拿了出来打手枪,精液还射在她的小穴上。接著几晚我都是这样和妹妹手淫,有次还尝试口交,我把妹妹的嘴巴打开,把鸡把弄进她嘴裡,虽然她睡著不会吸吮,但我感到很湿暖很爽快。 
   
  就这样过了不久,我再偷看她洗澡时,已经看到她开始自慰了,还懂得摸她的淫穴和搓弄阴核。我知道她开始对性有兴趣,看来姦淫她的日子就快来到。 

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强姦了。那晚我又餵两颗安眠药给妹妹,刚开始的时候,我和以往一样和她手淫、舐她的小穴,妹妹的淫水很多,湿得整个小穴都闪闪发亮,我就把她两条腿抬高,那时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,我用龟头去逗弄妹妹的小穴口。 

「妹妹,这次算对不起你了。」 

我自言自语,之后就忍不住把肉棒插了进去。因為她的淫水很多,所以很滑,我控制不了,就把鸡巴一插捅进了她的小穴裡。 

「哇塞!干你妈的臭穴,真爽呀!」 

我不禁骂了一句。妹妹还是个处女,小穴很狭窄,给我这样一干,就痛得醒来,看到给哥哥干著,很惊惶地说: 

「哥哥,你在做甚麼?!我很痛呀!」 

「亲妹妹,我很早就想干你的臭淫穴,哇塞,干起来还很爽呢。你看你的淫水都流出来,还在装纯情!痛一会儿就没事,等得再多干你几下,保证你会爽歪歪!」 

「不要!我是你的亲妹妹,这样不行的!」 

「好小妹,反正你的处女身迟早要给别人,不如给哥哥爽爽!」 

我说完就没理她,奋力干她三十多下,然后把精液全射在她的淫穴裡。 
   
  妹妹前两天才完了月经,所以还是安全期。 

完事后,妹妹哭了起来,我一边跟她说对不起,一边用手去摸她两个肉球,还捏弄她两颗奶头,把奶头都弄硬起来。我对她说: 

「妹妹,干你的小穴真是很爽的,反正这房裡只有我和你,你的小穴给我干反了都没人知道。妈妈又要上班,我又很闷,忍得很辛苦。你的小穴都已经全湿了,还扮甚麼清高?女孩子第一次当然会有些痛,但不必害怕,给我干多几次你就会觉得兴奋,肯定比你自己摸小穴好玩。」 

妹妹没作声,我们就相拥而睡直至天亮。 

妹妹可能怕事,第二天没有告诉别人。就这样过了两天,到第三晚半夜,我又去弄妹妹,那晚妹妹不知道是不是有意,睡裙都卷到腰上去,还像大字形那样睡,从肉色的内裤外,可以隐约看到她的阴毛和淫穴,我用鼻子去闻,有一种特有小穴的味道,我看到内裤上还有点水印,哇塞!还没干她就这麼湿了,看得我的鸡巴立即硬了起来,我不管太多,慢慢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,然后把她那双腿掰开,她整个小穴果然都全湿了。 

我心想我做这样大动作,妹妹没理由不醒来,一定是在暗示我可以干她的小穴,我就用手指把她两片阴唇撑开,一股淫穴的味道散发出来,我用舌头去舐她的小穴和阴核,妹妹全身颤动一下,发出唔声,把臀部轻轻挺起来。 
   
  妹妹的小穴流出很多淫水,有点咸味,还滑腻腻的,我吃下不少。 

「哼,妹妹动情了,等哥哥来满足你吧!」 

上一篇:【大方的岳母】下一篇:【父子媳】作者不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