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多萝西的餐馆】 全

【多萝西的餐馆】 全


    译者的话:这是几年以前从某国外网站上下载的文章,感到很喜欢,就动手做了翻译。但我的中文表达和英文理解水平都太差,所以能够勉强做到“半信半疑”就不错了,至于“达”和“雅”根本不敢做奢望。

    这个系列故事一共包含五集,每一集字数相差不大,但仅仅这第一集我就翻了一年有余。主要原因还是不能集中精力完成。至于剩下的四集什么时候能完成,我也不敢保证。尽最大努力吧!好在这是个系列故事,每一集都有相对独立的情节,至少还不能算是“太监”吧?呵呵!

    当时没有注意保留原始著作信息,实在是个遗憾!如果大家知道,不妨告诉一二,以便补充完整!

    多萝西经营着本州最棒的一家餐馆。人们来自全国各地品尝她的家庭饮食。多萝西在她65岁左右的时候仍然像只有她一半年龄的人那样灵敏。每个遇见她的人都感到他们好像遇到了一位新朋友。走进她那家位于路边的餐馆,你会认为它同遍布全国、数以千计的餐馆没什么不同。然而她的餐馆是有点不同。在前面的店面你可以找到普通的煎鸡肉和嫩菜豆。而特别餐室是她带付高价钱的顾客去的屋子。她每周一次在这间房间里提供各种人肉。她的名声传遍国内,因此她想:很快她就可以关闭这家小餐馆,转而开一家专供新鲜人肉的大饭店。

    多萝西从她的祖父那学会了烹调人肉。他曾在得克萨斯经营一个餐馆。曾经有一部电影是关于他的餐馆的,名叫《得克萨斯链锯屠杀案》。电影里她的祖父看起来像个恶人,但他只是想要做出得克萨斯最好的烤肉而已。

    当多萝西第一次开始践行她祖父的事业时,她不得不通过绑架来获取女孩。但到了80年代中期,事情发生了变化:女孩们找到了她的餐馆并且到她的餐馆里充当志愿者。由于上了年纪,这使她的工变得容易了很多。偶尔某个女孩会改变主意,这时多萝西就不得不采用老办法来对付:她向祖父学会了照头一击杀死她们的方法。在第二部关于他祖父的电影里,他并不能一击之下就杀死这些女孩。但附近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真的,他总是只在她们脑后击打一下就让她们毙命。多萝西与她祖父不同,她喜欢活着烹调她的姑娘们,她相信那样能让她们味道更好。

    第一章

    多萝西听见有人在敲她餐馆的后门。开了门,三个女孩正站在那里。一个长着长长黑发的姑娘问:“这是你的烤肉餐馆吗?”

    多萝西回答道:“不错,我是这里的厨师。你们对烤肉感兴趣吗?”
    黑发女孩回应道:“我想……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想成为烤肉。”
    多萝西凑到近前仔细打量三个女孩,试图确定她们是否是为警察工作。她注意到:在她们的眼中有一丝警察所不会有的兴奋。她让女孩们进来,并让她们脱掉衣服。女孩们迅速脱掉衣服,站在多萝西面前。多萝西围着几位姑娘踱了一会,并在她们身体的不同部位掐了几下。有两个女孩相当瘦,适合烘烤;一个有点胖,多萝西决定她可以用来油炸或焖炖。

    多萝西告诉黑头发女孩,事情就这么定了,并让另外一个瘦女孩坐下。她解释道:她今天晚上邀请了一些南方的绅士来,他们喜欢吃烧烤南方女孩。她带胖女孩到一张椅子旁并让她坐下,然后给她剃了头发和阴毛。把她的毛发剃光后,多萝西领她到一个巨大的罐子旁边。她让女孩钻进去并在她整个身体上擦抹罐子里的液体。罐子里面装的是多萝西的特殊配料,包括牛奶、鸡蛋还有香料。那女孩看起来好像正在用牛奶沐浴全身。当注意到女孩在她的阴唇和大胸脯上抹擦更多液体的时候,多萝西笑了,她知道:女孩正从痛苦中获得性快感。多萝西让女孩从罐子里出来并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平底锅。女孩已经接近了高潮,她从罐子里出来并走向了多萝西所指的平底锅。平底锅里已经放入了面粉和香料。多萝西告诉女孩在平底锅里躺下并滚动身体,直到她被裹住。女孩翻滚着,直到被混有鸡蛋和牛奶的面粉裹住了身体。身上裹了面粉的女孩圆滚滚的,看起来像科幻小说杂志里的某种东西。

    多萝西领着女孩走向一个大铁丝篮子。她让女孩在篮子里跪下,把她的手绑在身后,然后又把它们绑在了脚踝上。多萝西按了一个按钮,一架小升降机提起了篮子,带着里面的女孩升到一个煮着猪油的大罐子上方。当篮子定位在沸腾的猪油罐上方时,女孩因惊恐而瞪大了眼睛。现实冲击着胖女孩——事情就是这样。多萝西并不关心女孩是否把现实和幻想结合了起来,她想要的只是让她变成完美的棕色并且酥脆可口。多萝西按了一个按钮,裹着面粉的女孩被降到沸腾的猪油罐中。腿触到热猪油时,那女孩发出尖叫声。升降机移动缓慢,将近一分钟,它才带着女孩消失在沸腾的液体中。

    当那两个女孩看着她们的朋友被油煎炸的时候,多萝西一直盯着她们,有一阵子她认为她们可能会离开。她们盯着那个在油锅里翻滚的朋友,三个人一直看着那女孩慢慢地变成棕色。那被油炸的女孩在滚烫的液体中不住地翻滚,看起来就像被漩涡吸住一样。一个小时以后,女孩滚到了热气腾腾的罐子表面,这表明她已经炸好了。多萝西按了升降机上的一个按钮,它带着篮子还有炸好的女孩从油罐中升了出来。另外两个女孩仔细观察她们的朋友还留下了什么:和大约两小时前走进屋子的那个女孩相比,丝毫没有类同之处。身体完全被棕色的面粉盖住;外形看起来像人,但其他方面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块炸得非常完美的肉。多萝西按下升降机上另外一个按钮,它开始倾斜,直到炸好的女孩从篮里掉到一个盖着纸的碟子上。当女孩掉进碟子里时轻微地滚动了一下。

    多萝西走到炸好的女孩那,并掐了一下乳头的部位,手里多了一块棕色的面块和一个乳头。她把炸好的乳头丢进嘴里尝了尝,说:“没问题,非常好!真希望我有时间多吃一些,但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。”

    又有敲门的声音。多萝西打开门,有6 个女孩站在那里,她们想被烹调并被
吃掉,她现在有了更多的女孩。多萝西按了一个按钮,两个男人走进厨房。她让男人们把煎好的女孩送到私人进餐房间,在那儿有两个男人正等着炸乡村女孩。
    多萝西看了看在厨房里围坐成一圈的八个女孩。所有女孩的视线都集中在被抬出厨房的油炸女孩身上。多萝西对女孩们说:“你们这些姑娘是我最近一段时间见过的最好的。今晚,再过一会,有一个大型宴会,我本来以为我将不得不动用冻肉。你们几个跟我到外面的烟房来。”

    女孩们随多萝西走出后门,来到大约一百步以外的一幢大楼。大楼里面排列着架在热煤坑之上的巨大烤架。多萝西看着后来的六个女孩说,“你们回洗澡间剃光身上所有的毛发,并保证特别注意你们的阴部。多萝西又看着先前和第一个女孩同来的两个说,”我已经准备了一些特别的东西给你们,所以,耐心点。“
    六个光秃、赤裸的女孩很快站回到了多萝西前面。她靠近她们仔细看了看,对刮过毛的部位感到满意。多萝西问女孩们:“你们中有哪位女孩愿意走上煤坑并为我在热煤上跳舞?”两个女孩走上前来,这让多萝西非常高兴。她喜欢看女孩们活着弄熟自己,但这对她来说确实有点麻烦。她已经有了两个志愿者去面对烧烤坑。然后她走向剩下的四个女孩,并且说:“我想你们最好为即将作熟做好准备。”

    多萝西领着女孩们到了一个地方,那儿的地板已经被长久以来被吃掉的女孩的血染成了红色。她按了一个按钮,从天花板上降下来一个钩子。她把钩子拍进一个女孩的后背,钩子深深地刺入她颈部下方的脊髓。她又按了一个按钮,女孩开始从地面上升起,当钩子更加深入身体时,伴随着身体的抽搐,女孩发出了尖叫声。当离开地面大约一英尺时,多萝西让钩子停了下来,她把一个大浴盆推到抽搐并尖叫着的女孩下面,然后用一把又快又长的小刀刺进了女孩的肚脐。她用刀向下割至耻骨,然后又向上豁到胸骨。鲜血像溪流一样从创口流淌到下面的浴盆中。多萝西把手伸到创口里面,拽出女孩的肠子和胃。女孩所有的内脏都掉进了浴盆里。然后她拿了一只浇花用的水管冲洗女孩的体腔,直到里面几乎没有了血。

    多萝西重复着这个过程,直到所有女孩都被钩子吊起,并取出内脏。她把女孩们推上了一辆小滑车,一直到达烤架的上方,然后降低了高度。当接触到滚烫的烤架时,女孩们抽搐着发出了尖叫。多萝西很满意,所有的女孩都熬过了摘除内脏的阶段,她痛恨烹调死了的肉。

    多萝西回到在烤架前站着的两个惊恐万状的女孩面前。她们已经看见她们的朋友被摘除了内脏并被放到烤架上。多萝西跟她们说:“如果你们改变了主意,也可以先摘除内脏,如果你们想要那么做的话。”其中一个女孩颤抖着说,“没有,女士,长久以来我一直梦想着能被或者作熟。”

    多萝西微笑着对女孩们说:“好了,女孩们,你们的梦想就会变成现实。因为你的勇气,我将把你提供给我的最好的顾客和朋友。现在让我们开始吧。”
    女孩们走上了烤架前面的台阶。再迈出一步她们就会把自己带到热煤上。女孩们互相看了一眼,迈上了灼热的烤架。她们一会抬起这只脚,一会又抬起那只脚,试图避免她们的脚掌被烧焦。看着她们徒劳地躲避着热浪,多萝西微笑着说“女孩们,你们应该像在冷水里游泳那样,必须立刻跳下去。你越是快些开始被做熟,痛苦就减轻得越快。

    女孩们照着她的话做了,她们躺了下来。当炽热在她们娇嫩的肉体上灼出水泡时,她们都发出大声的尖叫,一个女孩由于疼痛昏了过去。但是刚才说过话的女孩却一直不断地来回翻动。多萝西看着女孩来回移动,她知道这将节省她的许多工作。女孩每翻过一面,多萝西都能看到烤架在年轻的身体上留下的印迹。她能看见汗水和体液从女孩身体里面流淌出来。每当油脂从女孩身体里滴落下去的时候,火苗都会从身下的热煤上窜跳起来。

    现在,女孩几乎不动了。在最后一次移动时,她看着多萝西。她微笑着,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。多萝西知道自从这个女孩开始被加热之后已经达到过高潮。她曾经活着,并且按照她的幻想死去,这几乎让多萝西落泪。

    多萝西每隔半个小时左右就走到烤架旁把女孩们翻转一次。房子里充满了熟女孩的肉香。几英里附近的人都能闻到烤肉的味道。多萝西知道:今晚餐馆将被包圆。当她想到人们一边围坐在一起吃她的烤肉一边称赞她时,她笑了。要使他们能知道他们吃的是人肉该有多好啊!可是只有那些坐在特别餐室的人才知道。
    多萝西走向剩下的两个女孩,当多萝西准备另外的女孩时她们耐心地坐着。多萝西看了看黑头发女孩,说:“我将把你留到明天晚上,到时候我要在家里举办一个私人宴会,而你是我曾见过的最好的女孩。在今晚这段等待的时间里,我将让你帮我准备你的朋友。”

    这似乎让那黑头发的女孩很高兴。每个人都喜欢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有特别的感觉,即使是短暂的人生。多萝西和两个女孩回到了餐馆并走了进私人餐室。在餐室的中间是一个填满了热煤的大坑。她看着将被烹调的女孩说:“你将在我的客人前面被做熟。很多人都喜欢看见他们的食物被烹饪的过程。”

    多萝西让女孩躺在一张桌子上,并让她把双腿分开。她涂抹了女孩的阴户,黑头发女孩给她剃了阴毛。然后,多萝西拿了一根长长的穿刺杆,并把它放在女孩的阴部。黑发女孩帮她一起把穿刺杆用力推进那尖叫着的女孩的肚子里。穿刺杆还留在女孩的肠子里,多萝西切开女孩并且取出了她的肠子和别的器官。然后两个女人再一次向上推穿刺杆。穿刺杆很快从女孩张开的嘴里钻了出来。穿刺杆止住了女孩的尖叫,房间再次陷入沉默。于是,多萝西用马铃薯、胡萝卜还有洋葱填满了女孩被剖开的腹部,然后用粗线缝上了她豁开的肚子。多萝西让黑发女孩帮助她把穿刺好的女孩抬起来,把它放在托架上。那托架把它固定在热煤之上。穿刺杆的末端有一个曲柄,多萝西让黑发女孩在热煤上转动穿好的女孩。

    房间里很快坐满了六对夫妇。他们指着在眉上转动着的穿刺好的女孩小声嘀咕着。每个人都是那样兴奋,多萝西很是满足。她知道:这也将一个狂野的夜晚。每个人都很快就坐,只有一个高个的金发女人例外。她走了过去,近距离观察在火上慢慢烤着的女孩。

    金发女人仔细看着正被烘烤的女孩的眼睛。那女孩回望着她。当发现女孩仍然活着时,她笑了。之后,金发女人把注意力转向了正在转动穿刺杆的黑发女孩。黑发女孩一直是裸体的。在转动穿刺杆的时候,她的汗水从身体上滚落,看起来很美丽。金发女人在她旁边跪了下来,并从她乳头上舔下一滴汗。这让黑发女孩轻轻颤抖了一下,但她一直转动着穿刺杆。金发女人平躺在地板上,开始舔她的阴唇。黑发女孩停了一秒,但是很快又集中精神继续转动穿刺杆。没多久,金发女人的舌头就把黑发女孩带上了高潮。她的尖叫声在房间里回响,这让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停下交谈并看两个女人。

    金发女人嘴角挂着微笑,脸上带着淫液回到了桌子旁。多萝西走向黑发女孩说:“贝蒂,你带给客人们一场很好的演出。

    黑发女孩吃惊地看着多萝西,问道:“怎么…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    多萝西微笑着说:“你认为我是一个愚蠢的老女人吗?对于你,我有了这种感觉,所以我做了些调查。我猜我对于你的感觉是对的,联邦特工小姐。”
    老女人的消息如此灵通,这令贝蒂感到既惊讶又悲伤,她说:“我是一个特工,被派到这里正是来调查你。我自愿担任这次任务,是因为长久以来我一直想要知道:被做熟会是个什么样子。我并不相信他们告诉我的关于这里的事情,我认为那只是传言。我不会说出有关这里的任何东西。”

    多萝西打断了她:“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。你将在这里死去。”

    贝蒂继续转动着穿刺杆,同时说:“我想要死在这儿,那才是我来的原因。我也可以打电话给总部,并告诉他们这里并没有什么。我将告诉他们这里只有一位笑容甜美的老妇人,经营着一家提供美味食物的、值得尊敬的餐馆。”

    多萝西脸上充满忧虑地回答道:“我会考虑你说的这些。在晚饭以后我们将进一步讨论。

    多萝西回去照顾她的客人,不再考虑贝蒂。她知道有这些人在周围那女孩什么也做不了。一个男人离开了他的桌子走向了贝蒂。他让贝蒂跪下。她照他的话做了。男人褪掉裤子,把他那只八英寸长的鸡巴塞进她潮湿的阴户。她的阴户是如此湿润,让那男人感到吃惊。当他坚硬的鸡巴在贝蒂的阴户里不断抽插时,他看到了穿刺杆上的女孩慢慢地变成了棕色。没过很长时间他就把自己的精华喷射到她饥渴的阴户里。当这个男人离开时,另外一个占据了他的位置。

    无论如何,在那些男人操着她的屁眼和阴户的同时,贝蒂始终坚持转动着穿刺杆。这里的每个男人和女人至少与贝蒂轮着做了一圈。贝蒂无法确定她达到了多少次高潮,但她已经精疲力尽,几近崩溃。但不管怎样,她还是不得不转那穿刺杆。多萝西过来,并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说:“你现在可以停止转动了,她被做好了。”

    贝蒂精疲力尽地倒在地板上,她快要崩溃了。两个男人过来,从煤上抬起了女孩,并把她熟透了的身体放在一张桌子上。然后,多萝西切开女孩,她身体里面有着冒着热气的蔬菜。多萝西把薄薄的肉片和蔬菜盛满了盘子。很快,在特别餐室中的每个人都像是在吃他们最后一餐那样狼吞虎咽起来。多萝西帮贝蒂站起来,走进厨房。然后给了她一个盘子,里面是那女孩的一个乳房和一些蔬菜。贝蒂尝了一小块乳房,不能确定那尝起来象是什么。她慢慢地咀嚼并且微笑着。很快她已经吃掉了整只乳房和所有的蔬菜。

    第二章

    当用餐者们走出门外时,最先品味贝蒂阴户的金发女子停住脚步。她把多萝西拉到一边,说:“谢谢你提供了这么棒的饭菜”,她犹豫着接下去说,“我想要知道:在某一个晚上我能否上菜单?”多萝西笑了,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次。于是她看着女孩回答道:“没问题,你能,甜心。那就脱掉你的衣服,站在贝蒂旁边。”金发女人按照她的话做了。她看着她丈夫并挥了挥手。他微笑着。这时多萝西走过来对他说:“由于你提供了一道主菜,我们邀请你明晚到我家里来参加野外烧烤。”男人道了谢,挥手向他的妻子告别。多萝西和两个女人清扫了特别餐室。当雇员继续清扫餐馆时,多萝西和两个女孩离开了。三个人钻进多萝西捡来的卡车。

    们很快就到了多萝西的家。那是一幢很老的乡间大宅。在房子后面是一座大谷仓。多萝西领着女孩们来到谷仓。即使在餐馆已经见识过一些场面,她们还是大吃一惊。许多小隔间沿着谷仓的墙排列起来,可以肯定,在这些隔间里至少有50个女孩。有几个女孩呼喊着: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上锅?”多萝西微笑着说:“很快,女孩们,耐心点!这附近有很多人等着吃呢。”多萝西把贝蒂和金发女人放在同一间隔间。多萝西告诉贝蒂,她们应该多谈论谈论明早的事。贝蒂和金发女人晚上大多数时间都在做爱。许多别的女孩也已经分成两个人一组或三个人一组,做着同样的事情。谷仓充满女孩们热情的尖叫。

    第二天早上,多萝西让贝蒂从隔间里出来,她们走进大房子。多萝西告诉贝蒂:现在是打电话的时间了。贝蒂按照记忆拨了一个号码,一个男人在那边应答。贝蒂向那人报告了她的证件号码,并且按照已经跟多萝西约定好的话向他汇报。贝蒂干得很漂亮,她让他相信:在这个餐馆没有发生违法的事。贝蒂接着告诉那人她需要离开一段时间放松一下。

   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,多萝西已经喜欢上了贝蒂。当发现她来这里的原因时,
她有点失望。现在,这通电话让多萝西感到有必要测试一下:她能在多大程度上信任贝蒂。在晚上的野餐会上她测试贝蒂。现在嘛,是从谷仓里清除一些女孩并把她们放进冷库的时候了。

    4 点钟左右,客人们开始到达。他们全都环坐在院子里的烧烤坑周围。在那
里至少有30个人。每个人都付过许多钱才来到这,除了金发女人的丈夫。他已经付过最多的一份——他的妻子。

    多萝西和贝蒂领着6 个女孩来到人群中间。从人群中传出一个响亮的声音:
“多萝西,让我们看看你还能不能一下子撂倒她们!”多萝西无法拒绝这个挑战,但她并不喜欢这样很快地杀死一个女孩。当她不得不用暴力截获她们时,快点杀死她们是正确的选择,但现在那看起来就是浪费。有人拿了一把榔头塞进她手里。她走到其中一个赤裸的女孩后面,举起了榔头。随着她的手腕迅速地发出“啪”的一声,榔头打在了女孩的头底部。每个人都能看见:在女孩倒在地上以前,眼睛里闪出死亡的光。榔头同时击中了神经,女孩倒在地面上抽搐。

    所有人都为多萝西喝彩。

    多萝西决定教贝蒂怎么样杀死女孩,这也算对她的测试。她把榔头递给了贝蒂,并且指定了另一个赤裸的女孩。贝蒂走到女孩后面,并且敲了她的头。女孩倒在地上,但是快跪了起来。所有人都对失败者报以嘲笑。这让贝蒂感到很糟糕,她想要象多萝西一样出色。多萝西走向贝蒂并拿过榔头。她向贝蒂示范手腕的动作,并指了指女孩头骨底部的一个点。贝蒂模仿多萝西的动作,再一次把榔头敲在女孩头部下方。这次女孩倒在地上抽搐着,还流出了血,但她并没有死。贝蒂等了几分钟,女孩清醒过来。当时女孩再一次跪起来的时候,她又一次挥动了榔头。这一回,在榔头碰到她的一刹那,女孩就死了。死去的女孩躺在地面上,在她的自己的血泊中抽搐。

    几个男人把女孩带到一个A 形架那里,系住双脚倒吊起来。多萝西递给贝蒂
一把小刀,让她给那女人放血并取净内脏。贝蒂以前看见过经过处理的动物,所以她知道该怎么做。她切开那女人的喉咙,然后是她的肚子。贝蒂从豁口伸进手去,把各种器官拽了出来。贝蒂因杀死并且清理她的第一个女孩而激动。她骄傲地微笑着。多萝西说她做得很好,这确实让贝蒂很兴奋,因为这意味着:距离由贝蒂使用那把她曾用过的、沾满鲜血的榔头的日子不远了。她一直在想着那把榔头。贝蒂兴奋得已经忘了今天晚上她的主要任务。

    多萝西带着昨天晚上那个作为志愿者的金发女孩出场了。她走到她丈夫身边,
给了他一个长长的吻,说:“这是给你的,亲爱的。希望你喜欢我。我本来想等到你的生日,但我实在等不下去了。”她丈夫回答:“没关系,亲爱的,我已经等不及要嚼你的乳头了。我很饿,所以我希望做熟你不要花太长时间。”金发告诉多萝西,她想要活得尽可能长一点。多萝西告诉女孩:她将不会被开膛,以减少失血。她还告诉女孩:如果幸运,她可能会活上一个小时。

    多萝西领着女孩到了一个台子上面,台子上有一把椅子。金发女孩爬到台子上,并看了看椅子。在椅子面上有一个洞。穿刺杆穿出洞口大约6 英寸,固定在那里。她坐在椅子上,让穿刺杆进入她湿润的阴道。多萝西敲了一下一个操纵杆,台子掉落下去,女孩被钉在了穿刺杆上。台子突然下落,让穿刺杆深入到尖叫着的女孩体内足有一英尺那么长。多萝西告诉女孩:大约要过一个小时,穿刺杆才会从她嘴里出来。

    接下来的两个女孩是小双胞胎,她们站直了才大约5 英尺高。多萝西让女孩
们跪在桌子上。她让其中一个去添她姐妹的阴户。多萝西和贝蒂拿了一根穿刺杆并把它插进了第一个女孩的阴道。当穿刺杆碰到她的子宫颈时,女孩发出轻声的尖叫。她们推动穿刺杆直到穿透过去。女孩尖叫着,但仍在继续舔她姐妹的阴户。她们继续推动穿刺杆,直到从她嘴里冒出来并插进她姐妹的阴道。现在,穿刺杆在第一个女孩血的润滑下很容易移动。她们一直推着,直到穿刺杆从第二个女孩嘴里出来。第一个女孩的鼻子紧贴在她姐妹的屁眼上。贝蒂给其中一个开膛,多萝西则料理另外一个。很快,两个女孩就在热煤上转动开了。多萝西喜欢成对地穿刺双胞胎。她认为一对应该永远是一对。

    当听见金发女孩发出作呕声时,多萝西抬头看了看。她知道一定是穿刺杆已经到了她的喉咙。当穿刺杆突然从金发女孩嘴里冒出来的时候,每个人都在仔细地看着。金发女孩顺着穿刺杆缓缓滑下,直到她的脚碰到台子。几个男人帮助多萝西拿下穿刺杆并把它放在那对双胞胎旁边。金发女人的丈夫被允许站到旁边并旋转他煤上的妻子。他用一只手转动曲柄,用另外一只手淫。

    多萝西看着贝蒂说:“让我看看你还能不能用你那把榔头?”当捡起榔头的时候,贝蒂的眼睛亮了起来。她走到剩下两个女孩身后,按照已经学会的那样敲了她们的头。两个女孩摔倒在地,抽搐着死掉了。多萝西称赞贝蒂学习如此之快。之后她又走进谷仓,又带了二十个女孩出来。因为客人们有特殊要求,所以有十个女孩被挑出来,那些人要求她们被慢慢绞死。多萝西带着姑娘们到绞架上,并让贝蒂把剩下的用榔头处理掉。贝蒂开始收拾这些女孩。与此同时,多萝西开始在女孩们脖子上套绞索,然后爬下来,拉动一根手柄。绞架底部打开,女孩们下落了将近一英尺。当看见十个裸体女孩在绳子末端跳着死亡舞蹈的时候,人们发出欢呼。女孩们的脸变得通红,随后开始变青。男人们则排着队轮流奸淫垂死的女孩。每个男人都希望能正好赶上在女孩子断气那一瞬间操着她。

    多萝西转到了贝蒂,这时她刚好把榔头敲向最后一个女孩。贝蒂也看了看多萝西并向她微笑了。她以能用好榔头为自豪。余下男女开始跟贝蒂已经杀死的女孩进行性活动。男人们希望当女孩们躺在地上的时候能一直操着她们,而且同时她们仍然在抽搐。

    就在人们继续奸淫那些死了的或将要死去的姑娘们时,多萝西牵着贝蒂的胳膊走出人群。多萝西盯着贝蒂的眼睛说:“你以为你今晚会被做掉是吗?”贝蒂回答说:“今晚过得太棒了,我都忘了。但我随时都做好准备。”多萝西动情地说:“我喜欢你,贝蒂。如果你想,我会做熟你的,但我宁愿不那么做。我是个老女人了,可能不会再活多少年了。我需要有人帮助我,而且在我离开以后继续做下去。当我看见你用那把榔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:你就是那个人。在这个家族以外,我还从来没见过任何人象你一样杀人。我希望你留下来帮我。”贝蒂的眼睛亮了起来并兴奋地说:“我想,我还是会去幻想着知道被做熟的感觉,但现在,我决定帮你。仅仅是一想到杀死一个姑娘并把她做熟就能让我的阴道变得湿润。”当天余下的时间进展顺利。多数被杀死的女孩都清理完毕,放进参观的冷库里等着烧烤。金发女郎的丈夫吃掉了他的妻子,直到沟满壕平,多萝西还把剩下的给他打包回家。他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能享受妻子了。至于那对双胞胎,除了骨头什么也没留下。甚至连这些东西都会被研碎用于给当地的农场施肥。

    贝蒂活了下来。两个女人开了个大餐馆,并很快开始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提供服务。当这个消息传播开来以后,越来越多的少女来到那里并自愿被烹调。小餐馆依然开着,并以它的烤肉而闻名。许多毫无察觉的旅游者买了烤肉,他们丝毫没觉察到它们是人肉做的。他们仅仅知道:那是他们曾经吃过的最好的东西。
    完

[ 本帖最后由 日月游龙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上一篇:東北小姐下一篇:【海滩上的收获】